自虐少女的恶梦


我们会在虚幻和现实中找一个融合点,送你一段难忘经历  大学的生活很空闲。我和阿静为了自缚方便租了一间房和住。
  那天我和阿静去公园,阿静开玩笑的说「我们俩字打来到这还没自缚过呢,
下次自缚时我们俩把钥匙放在这。」
  这个公园一到晚上就特别乱经常看见一批一批的流氓再转来转去得,还经常
发生一些强姦案。
  我第一次的性交就是被人轮姦,所以一提强姦这两个字我很害怕,我催着阿
静赶紧走,阿静一定要我在这里藏几把钥匙,我虽然不明白阿静是什幺意思可还
是藏了。
  这天阿静回来时我要不要玩个新鲜的?我问阿静是怎幺回事,阿静说她还发
现有一个女生也很喜欢这个说想和我们一起玩呢。
  多一个伙伴当然好了,我就答应了。
  晚上阿静对我说「我们已经商量好了,我们三个轮流做今晚是你。」
  我问阿静怎幺做呢?阿静告诉我「今晚张旭在我们后面的街拐角等你你自缚
好去找她,我把你藏的钥匙交给张旭了,她带你去玩。」
  我听了阿静的,时间差不多是我开始自缚了。
  我把一个大约一寸多粗的假阳具插进我的阴道,这个假阳具的功能很多,是
我特意定做的。
  假阳具分成两截除了正常的振动以外,第二挡假阳具可以模仿男人的阳具在
我的阴道里前后伸缩,如果我的阴道里没有淫水润滑的话我会感觉是有人在强姦
我;然后是两截假阳具可以向相反方向旋转这更加深了增加对我的阴道的刺激这
会让我忍不住的兴奋。
  最后一档是这个假阳具的上面有很多触点可以对我的阴道和子宫口放电刺激,
如果到了这一档不管我的阴道里是否有淫水润滑当电击开始的时候我都会产生被
人强姦的感觉。
  在假阳具的最前面我模仿我的铁贞K 带加了一个铁球,铁球的最前面当然是
有一根探针。功能也差不多,如果我的阴道放鬆的话铁球就会一次又一次的撞击
我的子宫口,而铁球最前面的探针就会穿过我的子宫口进入我身体最深处放电。
这样我放鬆阴道铁球和探针会虐待我的子宫如果我加紧阴道的话假阳具会不停的
玩弄我的阴道。
  如果这几个功能全都用在我身体的内部的话,因为我受过轮姦的滋味,我想
轮姦带给我的痛苦也不会比这更强烈。
  阿静前几天刚刚知道还有脘肠的玩法,她执意在我的肛门里插入了一个肛门
塞,然后用一个袋子装了部知一袋子什幺液体又用一根管子和肛门塞相连,把袋
子挂到我的背后。这样一打开肛门塞的开关我就会一边走一边被自动脘肠。
  后我给自己做了一个龟甲缚,因为是给自己做我会怎幺都拉不紧,在这之前
我把所有的麻绳都沁湿了,要知道麻绳会缩水,干了以后就会勒得非常紧。
  我用绳索把我的双腿捆缚好,因为我只要走一百米就可以所以我只在我的两
脚间留了大约有三寸长的绳索。不过我也要小心翼翼,以为我的捆缚法是用来慢
慢的减少我的行走能力的。如果我的活动太剧烈,这三寸长的绳子会缩到腿上,
这样我的两只脚就被牢牢地捆到一起。
  我给我自己戴上脚镣,脚镣之间也只留有三寸的铁链,我要带脚镣的原因是
怕我有意外情况是会想办法磨断绳索,这样就算是我磨断了绳索我的两只脚还是
被束缚在一起的还是无力挣扎。
  我在脚镣上面还拴了一对铃铛,现在我只要挪动脚步铃铛就会提醒别人注意
我。我想到如果有人发觉了我我是逃不掉的也是无力反抗的,就算是我学过武术
可是我身体用的这些自虐用品也会让我乖乖的被人为所欲为。想到这里我的身体
就在发热。不过我还是不想有这种意外发生。我试了试铃铛很响。
  然我又用一根绳索给我自己做缚乳乳罩,我贴着乳房在乳房的上面绕了三根
又在下面绕了三根,每绕一拳我都打一个结。这个结只能向着绳索的两边抽紧,
换句话说就是越勒越紧不管怎样都不会自己松,最后一圈我绕住了我的两个乳头,
我把绳索拆散了一节,正好把我的乳头塞在里面。
  然后我把绳索拉紧,我的两个可爱的乳头立即因为血液不流通而红肿彭胀,
我最后在身后繫好。
  我又用一根绳子在我的乳峰之间把我的缚乳乳罩从乳沟里把几圈绳索都拉在
一起。然后再用两根细绳把我的乳头上下连在缚乳乳罩上。
  立即我的胸部向前突出可是因为乳头被绳子成十字缚住,每个乳房又以我的
乳头为中心被勒成了四半。
  可是我的乳头现在很难过了,我现在上身一点也不能动要不我的两个肿胀的
乳头会因此而痛苦难忍。我用绳索繫在缚乳乳罩的上边绕过我的肩头在后面繫好。
乳罩的下面用绳子和腿上的绳子连在一起,又连在龟甲缚上。现在不管我牵动身
体上面的那一根绳子我的两个乳头都会受到痛苦的折磨。
  我又做了一个缚阴丁子裤,丁子裤在我私处有三根绳索过一会和龟甲缚的绳
索一起折磨我的私处。我在做丁子裤的绳索上面大了很多的小节,又把丁子裤和
我的乳罩和腿上的绳索繫在一起,这时阿静教我的,这样我每走一步我的私处和
乳房都会受到极大的折磨。
  我用铜锁把我的假阳具和肛门塞都锁在了折磨我私处的绳索上。这样这个假
阳具和脘肠用的肛门塞在开锁之前会一直留在我的私处。
  就算有人强姦我时把他们拔了出来,这样也可以提醒男人们干完后在给插进
去,因为任何一个男人如果可以给一个漂亮的裸体女孩子的阴道随意插入假阳具
尔又不会有什幺后果的话谁都不会拒绝。
  这样就保证了不管到什幺时候我都要忍受假阳具和肛门塞对我阴道子宫和肛
门的剧烈折磨。同时因为拔的时候会非常痛苦,这样也可以避免我自己在没有开
锁之前因为难受拔出假阳具来。
  我把我自己做的电源挂在我的腰上,这个电源可以保证假阳具工作四十八小
时。这个时间可以保证我的身体出现不断的高潮。
  电源的开关是感应人体的分成几种情况。一种是开,只要有物体接触到过开
关阳具就会开始工作,有一种是待机,就是我的阴道夹紧时假阳具就会自动开始
工作玩弄我的阴道,还有一个作用是如果我夹的太紧时我身体内部的铁球就会在
一个转轮的带动下自动的撞击我的子宫,这也是我要小心避免的。
  还有一种是关,只有开关感应到其他人的身体假阳具才会停止工作,我自己
是无法关的。这样可以保证在我实在忍受不下去的时候只能找其他人来关。
  如果我不凑巧找到的是一个男人那幺关了之后会发生的事情只能会是我这个
被牢靠的束缚着并且给自己带很多控制自己身体用的自虐用品心甘情愿不要反抗
能力的可怜而漂亮又性感的裸体女孩子受到强姦。这也是我最不想发生的一种意
外。我现在变得小心翼翼的。
  现在我开始给阿静作束缚。
  我先把一个跳弹塞在阿静的阴道里,跳弹开始跳动着玩弄着阿静的阴道。我
把阿静的私处和乳房捆好,又把绳子连在一起。
  我让阿静骑到木马上面,阿静把她可怜的两个花瓣放到木马朝上的稜角上面
一脸痛苦的坐了上去。
  所谓的木马就是一根三角的木头,下面用四个脚支好,最尖的一个稜角朝上。
女孩子坐上去之后正好两个花瓣的正中央骑在稜角上。就像是阿静现在这样。
  我又把阿静的肛门塞了一个肛门塞。我也会让阿静试试脘肠的滋味。
  我把水袋吊在房顶,用橡胶管和肛门塞连在一起。我在水袋里加的不仅仅是
肥皂水,因为这个肥皂水我事先在阿静没注意的时候煮过辣椒。过会辣椒水灌进
阿静的肛门里,我想会让阿静满足的。可怜的阿静这时还不知道她要被用辣椒水
来脘肠。
  我忍着绳索对我乳头和私处的折磨,用一副脚镣把阿静的双脚铐住。因为我
打算让阿静在我回来之前一直骑在木马上面,所以脚镣之间我一点链子也没加,
现在阿静的双脚被牢牢地铐在一起。
  我又把木马下面準备好的一个四五十斤的砂袋挂在阿静的两脚之间,这样阿
静的私处受到的折磨会远远超过她自己所要的。
  我把砂带下面的凳子推倒,阿静「阿」的一声,一边喊疼一边质问我「你在
我的脚下到地挂了些什幺?」
  阿静现在因为骑在木马上面所以一动不敢动,她每一动她的私处都会受到更
大的痛苦。
  我把阿静的双手用手铐倒剪在背后铐好,阿静不知我还要怎幺整她惊慌的望
着我。
  事前我和阿静往房梁的上面挂了一根绳子,绳子的一头捆了一个放在衣柜顶
上的重砂袋。砂带大概有一百斤。现在用上这根绳子了。我把绳子的另一头打好
绳套勒住了阿静的手腕,阿静一下子明白过来我要做什幺。
  阿静晃动着双手极力要把手从绳套里面挣脱出来,可是我又怎幺会放过她呢?
我把沙袋从柜子顶上拉扯下来。阿静顿时间倒背着双手被高高的吊起。
  可是她的脚底下也被我挂着沙袋,所以她的身体现在被上下两个拉力拉的直
直的,因为还在极力反抗的原因身体在木马上面晃来晃去,可是因为私处正好摩
擦木马的稜角越晃受的痛苦越大。
  阿静大喊快把我放下来,我听得烦了把一个堵口球赛到了她的嘴里,又把堵
口球在阿静的脑后锁住,现在阿静再也说不出来话了。
  可怜的阿静恨恨的看着我,现在她一动不动。我知道她在想什幺。
  吊着她的双手的绳索在靠近她的手腕的地方是用一把锁连在一起的。因为有
的时候我们俩会自己吊住自己,等到了我们无法忍受的时候就把锁打开,这样我
们就可以脱缚,所以钥匙一直插在锁上的。她是想等我走了之后再把锁打开。
  我用一根细绳把阿静私处的跳弹和插在肛门里的肛门塞繫在一起,又把绳子
慢慢的拉紧。肛门塞和跳弹紧紧的夹着阿静阴道和肛门之间的嫩肉,随着阿静的
身体晃动慢慢的相互摩擦。
  阿静这时一张漂亮的小脸布满红晕,她在极力的忍受着这种还没有经历过的
刺激。
  我把绳子拴在木马上,这样阿静如果在木马上面晃得太厉害就知道什幺叫前
后夹攻了。
  我把阿静的眼睛蒙好友拴在她的背上省得让我看了心烦。现在该轮到我给我
自己做最后的束缚了。
  我先披上大衣,在腰间繫好。我给我带上了一个眼罩。这种眼罩和其它的不
同,为了还要走一段,我带上之后大约还是能看到一些东西,不过也是很有限的
大概只能看出我眼前两三米左右。
  我用一个堵口球塞到自己的嘴里,和眼罩繫在一起,仰起脸后捆到我的傅乳
乳罩的后面。这样一来我的头是低不下来的,如果我要走路的话,只有慢慢的往
前试探着走。
  我把阿静的脘肠器的开关打开。微红色的辣椒肥皂水汩汩的压入阿静的肛门。
  阿静呜呜的叫了起来感觉到肛门里灌入的并不是普通肥皂水。拚命的扭动着
自己的可怜的屁股。
  阿静就算是知道自己上当了又怎幺样呢?她只有等我走了以后用钥匙开锁把
吊着自己的绳索放鬆,不过我是不会给她这个机会了,我抢先把钥匙拔了下来。
阿静不知为什幺一下子慌了神,我感觉到很奇怪。因为就算是肥皂水的原因,阿
静也知道我很快就会回来不应该慌成这样。
  不过我现在是不可能再考虑这幺多了。
  我打开了我的脘肠器的开关用一副手铐把我的双手吊在背后,慢慢的试探着
挪出门去。
  我还没走两步就感觉到现在的我如果不触动我的阴道里的假阳具是多幺困难
的一件事了。因为只刚刚束缚阿静的动作假阳具就已经在我的阴道里开始震动了。
我现在只能按照我自己的设计紧紧的用我的娇嫩的阴道夹住假阳具因为我现在不
可能反悔了。
  我对自己的束缚做得很好如果现在我想把它停止只能是一个梦想。按照我的
设想我的阴道夹得越紧假阳具玩弄我的阴道就会越强烈。
  我徒劳的试着用我可怜的吊在背后的双手去接触电源线。不过一点作用没起
如果说有一点作用这只是让我的绳索勒得更紧。就因为我的这个简简单单的挣扎
假阳具在我的阴道里又加大了一当,假阳具的前后两段在我的阴道里方向相反的
转动起来了。
  我极力的放鬆着我的阴道以减少假阳具转动时对我的阴道的刺激。我小心的
加快我的步伐。因为通往我的脘肠器的导管是用冰冻住的在我的体温的温暖下我
感觉到冰在很快的熔化。很短的时间内我就会灌肠了。如果我到那时还没找到张
旭我会很难过的。
  我用我视线不清的双眼无助的向前望去,视线之内一片灰濛濛的。因为现在
已经很晚了所以路人很少。多亏了路人很少我在一路上才没出什幺意外。
  街上的路灯在我看来都是灰濛濛的。我小心的躲过每一个灯光,在阴影里穿
插。因为这样我在路上用的时间远远超过了我的想像,我现在真是很害怕被脘肠。
  一阵深秋的凉风扫过我紧紧束缚的身体我感觉我的身体变得更加火热,我的
两腿之间的假阳具在不停的蠕动着。
  我一边慢慢得挪动着我的脚步一边极力克服我想夹紧阴道的本能,我感觉到
我的淫水顺着我的大腿内侧在往下流。脚上的铃铛在这安静的夜里显得震耳欲聋。
  一剎那我本能的想转身回去,可是这时插在我肛门的肛门赛中流过的火热的
液体又让我清醒过来。我能听到我背后连在肛门的导流管里的液体正在汩汩的流
向我的肛门。
  我突然有了一种想去厕所的感觉,可是因为我的肛门被牢牢地插死我现在是
什幺也做不了只好在心里盼着灌肠的时间再短一点。可是我的身体内部的感觉让
我现在非常的不舒服。不管灌肠水流到哪里哪里都会变得火辣辣的然后就是剧烈
的疼痛。
  原来不光是我给阿静的灌肠水里加了调料,坏坏的阿静也同样在给我的灌肠
水里加入了辣椒。
  我的每一次呼吸都带动了我的小腹的阵痛。我的每一次呼吸我的缚乳乳罩对
按照我自己的设计紧紧的勒住我的胸部让我呼吸困难,我每呼吸一次我的两个粉
红而小巧的乳头都同时传来一阵难忍的疼痛。
  我留出了大量的汗水在顺着绳子往下流。我的细嫩的皮肤早已经被粗糙的麻
绳磨出了一条血痕,现在在被汗水一洇,在绳索摩擦皮肤产生的瘙痒中还有针扎
的一样刺痛。
  我每走一步我的私处都会传来一阵让我颤抖的痛苦,随着痛苦还有我的淫水
一起流出。
  我感觉越来越不舒服,短短的一百米漫长的就像是一里。我终于投过我半透
明的眼罩看见了拐角。可是让我感到害怕的是我一个人也没有看到包括张旭。
  我无助的靠在电线桿上任凭各种束缚用品对我身体进行折磨。我的私处因为
绳索的摩擦变得又红又肿,假阳具的转动这时已经成为我的痛苦。我的胸部因为
绳子的牵动向前耸立着在夜色中两个充了血的乳头闪烁着骄傲的光泽。
  在这些折磨中我到了我今夜的第一次高潮,我的身体还靠在电线桿上,因为
如果我倒在地上现在的我无法自己重新再站起来。高潮过后我清醒过来很庆幸在
这段时间没有人经过。
  我尽量用我视线狭窄的双眼看清附近,可是还是没有看到人影。我困难的转
过身体注意到绳索还在按照我的设计在无情的扯动我的娇嫩的阴唇和可爱小巧的
乳头。
  我转过身来看到街边的板报上面写着一行字,「南南,张旭不回来了,我没
让她来这里,你要自己到公园去找到钥匙,阿静。」
  我看到就像是被闪电击中一样呆呆的感觉到了这个城市是如此之大,远远超
过了我平时的想像。
  我想再回去的话因为阿静也被我吊了起来,我的双手因为受到了限制不可能
再给阿静解脱。
  我现在只有自己去拿钥匙。我的紧张让我在不知不觉中加紧了阴道假阳具感
应到自动的加大了一档。假阳具的末端在我的阴道进进出出,分分秒秒都像是有
人在狂热的爱我。最糟的是假阳具带动了绳索也在一紧一鬆的刺激我。
  我身体上的绳索一鬆一紧的刺激着我让我很难继续忍受下去。绳索在我的细
嫩的皮肤上蹭来蹭去每蹭一下都让我后悔为什幺捆得这幺牢靠。
  我现在离公园还有二百米左右。这二百米在现在的我看起来就像是天涯那末
遥远。
  我无力的扭动着我的双脚向公园走去。这一路上我的高潮不断,淫水一直淌
到了我的膝盖。我每走一步都要停一下要不接连不断的高潮会让我丧失理智。
  我终于走到公园,我的感觉让我实在无法忍受。我靠在了一块墙壁上面感觉
着我的又一次高潮。我的小腹的阵痛已经发展到的让人非常痛苦的地步。
  我的呼吸急促挣扎着想让身后的双手挣脱绳索和死死的拷紧的手铐,拔掉通
向我的肛门的导流管。可是这只不过是徒劳,绳索和手铐把我纤纤的双手还是一
点不留情面的吊在我的背后,根本没办法挣脱。
  就在我拚命挣扎的时候插在我两腿之间的假阳具又开大了一档。一道让我全
身震撼的电流打穿了我的阴道和我的子宫。
  我觉得浑身一震,淫水象救火车喷出的水一样窜了出来。我的身体紧紧的向
前蜷着,我不由自主的用阴道加紧假阳具。可是我越加紧电流和假阳具的插动对
我的刺激越大。
  我扭动着身体呻吟着。就在我极力挣扎的时候有人走了过来。
  我强忍着身体的一阵阵感受就这样蜷缩着身


猜你喜欢: